book

前几天和内子说起读书来,被她耻笑了一番。

毕业后的日子里,其实自己还是屯了一些书的,前几年的时候大都是些经济类的,这几年来开始攒些林语堂、冯唐一些说不上类别的书,但真的都没翻几页,被耻笑也确是理所应当。而内子这几年倒是颇让人羡慕,先是沉迷中医,一个人倒腾了很多书而且都看完了,再是有了kindle3后,一度的沉迷落网小说至今。

算起来,这几年唯一读完的书就是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归纳起来,一是林语堂的文笔,吸引自己能够静下心来;二是苏东坡超凡的才气和惊人的经历,吸引自己能够读下去。这个说起来,忍不住要再赘述,苏东坡居然在那个时候就去练习瑜伽,在那个时候就去修习佛法,看着看着,就很容易把他和苹果的乔布斯联系在一起。

再往前算,自己大概真的算不上什么读书人,也算不上有趣的人。在学校的那么多年了,大量的时光都耗费在考试和死读书上,此外的书就只有金庸和古龙了。既不通晓中华文明的上下五千年,也不知悉西方世界的希腊神话;既不愿意去看什么资治通鉴,也不愿分析现在的政局官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生只读几本课”,所以在人前了无谈资,在人后混混噩噩。

闲下来细想,或许正是读了这么多年无趣的书,才使自己变成了无趣的人,才磨成了现在的自己,没有兴趣、没有动力再去读书。

春天来了,人总会有希望,也该有些打算。在未来的日子里,除了迫不得已的谋生外,但愿自己也能静下心来、认真地读几本书,没有任何的功利目标,只是单纯地去探索一些东西,培养一些兴趣,或许这样的日子才更有意思。

日子一天天的过,中年的我们也在社会上被切分了很多的角色。唯有读书或独处的时候,或许才能够回归自我,审视下自己,这大概不应算作自私,毕竟也是一个个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