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辛弃疾

辛弃疾,一生大都从戎,兼具豪放之起,而与苏轼之飘逸、庞杂相异,尽管二者并称“苏辛”。辛弃疾以爱国著称,少年抗金,后仕途不济,有豪气之时,也有落寞之际;而苏轼则涉猎书法、诗词、佛法、瑜伽、政治等多个方面,是一位聪明的“大家”。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是辛弃疾赴任江西提点刑狱的路上所作。所谓菩萨蛮,常见的一个词牌或曲牌,来源是唐朝年间,女蛮国(唐朝一小国,具体不详)的人披珠、戴冠、高髻,因所唱的《菩萨蛮曲》而来;所谓造口,指宋朝南渡之时,隆裕太后被金人追赶并最终逃走的一个地方;所谓提点刑狱,则类似于现在的检察院的检察长。

翻译:

当年隆裕太后被金兵追赶所处的郁孤台依旧在,清清的江水也依旧潺潺涓涓,而这时的人们又怎么会知道当年有多人多少泪水曾经洒落在这江水之中。

我这次途径造口,站在这郁孤台上遥望汴京(原词中的“长安”为代指)。但是隔着无数的山川,无法看清楚首都的样貌,只能在心里顾影自怜。

这些青山能够挡住我这样的行人,但是挡不住这绵延不绝的流水,就像阻挡不住人心一样,一定会向东流去。

在江水远逝之后,只留下我在江边对着夜晚惆怅,听着深山里传来的鹧鸪叫声,徒留寂寥。

品鉴:

宋朝南迁,从鼎盛到没落,对很多人产生影响,也衍生了很多的故事、诗词,从岳飞传到射雕英雄传,都是围绕着“靖康耻”而来。辛弃疾的这首词,以清江水类比行人泪,抓住二者的相似之处,突出南渡的悲惨与无奈;以山、水、首都三者的复杂关系,表达从抑郁到抒怀的转折,远望首都而因山相隔,凸显物理上的距离及身体实物的遥不可得;流水延绵而可破山,彰显作者的豪气以及人心所向。因此,整首词共四句,可以划分为“收、收、放、收”四个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