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

从2002年毕业工作,到现在也已经超过10个年头了,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很多次下决心想开篇,记录其中的点滴,但是一直都没有下笔的行动。

昨天遇到的一点小事,够有意思,所以再次动了记下来的念头。那就试试看,看看能坚持记录多久,看看能记录成什么样子:

(1)记录的形式希望以短小精悍的流水帐形式、配以点滴的总结和感想。主角呢,暂定称为“小廖”,也就是随便聊聊、聊一些小事情的意思。

(2)小廖呢,在农村长大,A城市读书,B城市工作,目前在一家金融机构上班。

8月的某一天早上,小廖6点半起床,按照往常一样,在厕所里待了快半个小时,快速地翻阅微博、微信,还有ZAKER、篱笆,”一朝关心天下事,马桶端坐似天子”,看看有没有啥头条新闻,看看有没有新奇的电子产品出现,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老罗计划在“夏天”公布的新锤子手机。咚咚咚的敲门声结束了小廖一早的新闻阅读工作,原来计划和老婆早上七点出门去医院建大卡。

刚出门就迎来一场暴雨,小廖在雨中不停的按着滴滴打车,到浦西的路不近,但还是没有师傅接单,只好冒着雨在路边招出租车。好不容易上车,小廖开始感叹互联网的偶尔掉链子,吐槽出租车司机的贪婪和挑剔。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已经八点多,雨也停了。交了2000多块钱所谓的检查费之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时间。微信突然跳出来,一个同事J说部门总经理在找你,另一个同事H说部门总经理问你啥时候回。小廖心里又开始不爽,MD,昨天不是请过假吗,领导健忘啊。在办公室里的同事继续发消息,说公司领导要听部门的专题汇报,很着急,要准备材料。其实这个工作,小廖上周的时候就听公司财务部说过了,也根据总经理的吩咐,组织安排了部门小组的几个总监着手准备,材料的截止时间正好是昨天晚上,所以还没开始汇总和整理,而且开会时间应该是在下周。

后来同事H又微信过来,说领导等不及了,先召集几个总监到办公室里开会了,小廖就“哦哦哦”的回复了一下,再也没有管。检查流程罗嗦,时间漫长,差不多快到11点半,终于结束了,打上出租车,同事H又发来短信,说总经理出去吃饭了,又问了小廖啥时候回来,特地嘱咐说早上开会的内容让总监D转告你,好几件事情,让小廖和D商量着办。

小廖着急忙慌地回到办公室,遇到D,劈头盖脸的就问:“领导早上开什么会啊?有什么事情要做啊”,D双手一摊笑着说:“开会没说什么,开会的内容感觉跟廖老师的关系也不大呀”,同事H听见了也跑过来说了总经理的意思,D只是笑而不语,拍拍屁股就去吃饭了。

既然知道领导着急,小廖下午就开始整理几个总监发过来的材料,起得早而且中午也没休息,收市的时候,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把初稿发给了几个总监看。这个时候,D以外的几个总监说:“廖老师,早上领导开会了,报告的思路和你写的不太一样,我们还在准备材料,可能要晚些时候给你啊。”小廖又去问D,D哼哼哈哈说,不清楚啊,领导让我们准备的内容,是好像和廖老师准备的材料没什么关系啊。

到这个时候,小廖已经搞清楚了D的意思,就是不想告诉小廖上午开会的内容,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评论:

  • 出于保密或其他考虑,在工作中对某些人屏蔽某些信息,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影响到了正常工作,就影响了工作质量和进度。
  • 办公室里谁也不是傻子,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再聪明的人也会被看透,再隐蔽的动作也会有人会看到。
  • 真实工作没有小说、电影、电视里描述和表现得那么复杂,都是打工的人,干的事情也都是打工,简单些也就轻松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