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1

这篇歌词,酝酿了很久很久,也憋了很久时间:

1、几年前去深圳出差,抽空见了鬆籽,时间很短,也觉得没有聊透。在机场的时候,开始有的这个念头,两个人,在两个城市里,差不多的钢筋混凝土,差不多的上班下班,但是远隔千里,天气不同,心境也不同。

2、前几周,上海一直烟雨笼罩。下雨的时候,可能有洗涤心灵的作用,空气清爽,湿湿漉漉,总会清醒的想到某些事情。看到玻璃窗上的雨滴缓缓滑落,看到水泥地上的雨水肆意流淌,也再次激起了想写关于兄弟的想法。

3、上上周末,鬆籽一家驱车去海边,兴致很高的带着吉他,想像在海边弹唱吟诵。回来后才知道,吉他的弦断掉了。我又去翻了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和破琴绝弦,也很想把这些写出来。

所以,酝酿太久,想法太多,很难把所有的东西都包括进来,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偏复杂偏罗嗦:

 

五月的雨,淅淅沥沥

敲打在窗,流淌在墙

这个城市,与你不同

湖海相望,波澜雄壮

同一天空,万般气象

彩虹过后,高照艳阳

 

hey,兄弟

hey,兄弟

陈年往事起了涟漪

多年前老车站和绿车厢

抱头痛哭地别离

不再上下铺不再同窗

 

hey,兄弟

hey,兄弟

我们追随这雨滴去流浪

幻成蒸气化作小溪水

越过湖泊来到大海旁

抱着吉他轻轻弹唱

弦断了音破了

依然能懂

 

五月的风,窸窸窣窣

钻入衣袖,穿过身旁

这个城市,与你不同

山峦阻挡,风云变幻

同一天空,万般气象

大树欲静,凛冽发狂

 

hey,兄弟

hey,兄弟

这个时候想起了你

一个电话和短短的调侃

匆忙短暂地偶聚

不能畅怀不能倾衷肠

 

hey,兄弟

hey,兄弟

我们追随这风儿去飘荡

化作白云或成龙卷风

跨过高山驻足小院旁

几棵老树枝桠交错

头白了耳聋了

都付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