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2

 

上周末订回家机票的时候,偶尔翻到,这周三是腊月二十三。今天早上,在地铁上,想到已经周三,辞灶已经到了,浑浑噩噩又是一年了。

山东的辞灶,标志着已经进入了过年的节奏。这一天,家里大人去集市上请一帖“灶幔”(画着灶王老爷骑着马,还有二十四节气)回来,旁晚放完鞭炮,把该供奉的东西放在供桌上,就着饺子、年糕把灶幔的上半部分(灶王老爷骑马)接下来烧掉,就意味着把守候一年的灶王老爷送上天去了。再后面几天,集市上逐渐热闹起来,买鞭炮的开始越来越多,写对联的也越来越多,还有赶集买年货的人也越来越多。每个人家里都开始忙碌,忙着打扫、准备年货、买新衣、迎神、送神,忙忙碌碌、快快乐乐过年。

辞灶,对我来说,包含的意义可能更多。儿时的我,一直是没头没脑的玩,但是辞灶这个日子里的情景在自己的脑海中镌刻极深,难以抹去。我想念下午时,一家人围在炕上一起包饺子时的热闹;想念傍晚时,奶奶在供桌上摆放供品的认真和严肃;想念傍晚时,耳边响起的鞭炮声,鼻子闻到的火药味;想念蜡烛点上时,灯火通明的正间(客厅)弥漫的神秘,还有灶幔烧着时的不安;想念晚饭时,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饺子的味道。还有就是一切收拾妥当后,在奶奶的炕头上,听奶奶说关于灶王爷上天的歌谣,奶奶在世的时候我还能一口气把这歌谣背出来,随着年月增长,现在一句也记不起来了。

写了这么多,归结起来,还是向往那种无忧无虑,那种平平常常,还有那种温馨。随着年月增长,作为一个社会人,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太多,工作、生活,家人、朋友、同事,烦恼忧愁总是像噩梦一样摆脱不掉,如影随形;虽然自己过得平平常常,但或是因为自己投入,或是太较真,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心里总是波澜起伏,到头来庸人自扰;随着环境不断变化,有些人错过就不在,而记忆中的房屋和街道也不再,很难有心情去感知什么是温馨,草草了事的情形居多。

可能,我是个活在过去、活在儿时的人,总觉得那时的单纯、那时的温馨是自己最珍贵的财产。这也透露着自己厌世和拒新的不积极。年月增长,自己的心态开始平和,心理开始平衡,知道有些东西过去就是过去,不会回头;未来和世界精彩依旧,也值得去探究。但是过去的那部分记忆始终围绕在自己心头,始终想去寻找记忆中的人、物、事,当沉默孤单之时,靠着零星的记忆去疗伤;当尘嚣甚上之时,记得保持一些矜持和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