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放手,听起来更像放弃。但是今天的两件事情,使我切实感受到:放手,或更加珍贵,或更加大气:

1、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周四宣布,对外开放所有专利,鼓励其他企业开发先进的电动汽车。他在博客中写道:“特斯拉不会对任何怀有善意使用我们技术的企业发起专利诉讼。”

2、 我所在公司内部,因利益而争吵不休、吵架持续近1年的业务,或因某领导的“放手”而硝烟散尽,压在自己身上的石头也将落地。无论是出于绩效与付出不匹配的原因,还是出于疲于争斗的原因,在我看来,放手是最好的选择与解脱。

其实,对于我们70后这代人来说,从上学开始,伴随着中国的开放、成长,伴随着杂草的丛生与繁荣的假象,一直在迷茫与困惑。回头看看,90后的一代也已经20多岁,70后的人或者不需要再那么执着,或许要适当的放手,匹配我们的年龄、身体和心境:

1、工作只是谋生手段,生存即可,大可为“金钱”而放手,大可不必为“金钱”而谦卑。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面对工作的压力,甚至会经历“命悬一线”的惊心动魄。但是仔细想想,工作只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过于纠结、痴迷和投入,用命换钱,实在是不值得。同时,放手不是意味着消极,在工作中尽职尽责,放平心态,着眼于长远、稳健的发展,能够坚持“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2、 对于生活,对于家人,更不能太执着。社会就是由各个个体所组成,而这个个体又是有着复杂的思想,所以在一个团体里,更不能要求太多。对于父母,可能更希望在故乡安祥晚年,有自己熟悉的社交圈,有自己熟悉的环境;对于配偶,或来自不同地域,或有不同生活背景,或有多种家庭结构,一味要求其对对方的父母怎样怎样,也不现实;对于儿女,在不同的阶段可能有不能的需求,拔苗助长或可使其在一个阶段鹤立鸡群,但违背他们的意愿,也是对他们童年生活的残酷剥削。所以,在生活中,更要学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