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ingcun

春节前最后的几个工作日了,一年的工作已经忙忙碌碌的做完了,也没有任何想做新工作的念头了。呆呆的坐在办公室里,上网浏览新闻。年越来越近了,就剩下几天,晚上岳父坐飞机过来跟岳母团聚,全家一起过年,规划着晚上开车的路线,从家出发,接上娃和他姥姥,然后去老婆公司用餐,其后奔赴机场。新机场,头一次开车去,不知道停车和路线,于是上网找着地图看看,然后又订阅了非常准,及时了解航班动态。。。

突然,一种莫名的思乡愁涌上心头。多少年了,没回自己的家里过年了,自从到深圳工作后,10年了,也过了10个春节了,好像只回家过了一次春节。其他或者自己过,或者父母过来。而好像只有能回到自己真正从小长大的家里,才能真正体会到过年的欢乐与家的温暖。情绪这东西,说来就来,不好控制,莫名的淡淡的忧伤,思念父母,思念童年的城市。

于是网页搜索家乡的网站,想获得一些家的信息,可是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了,那几个地方网站还是那样显得不入流,破破烂烂,觉得还不如我自己业余时间做的网站,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也无法一解我的思乡愁。继续搜索着家乡的广播电台,找了好几个网站终于有可以收听的链接了,打开后的节目正好是家乡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老师的白眉大侠,听了半个小时,思绪又回到了在家乡度过的童年。

小学、初中,那个时候中午要自己回家做饭吃,当然是比较简单的,妈妈已经把要吃的饭菜放到锅里,回家点一下火热一下就可以了。而那时放学后几乎飞奔似的回家,唯一的目的就是能多听一段单田芳的评书。那时的娱乐节目很少,收音机还是重要的娱乐工具,评书一般前天晚上首播,第二天中午重播,晚上要写作业很难抽出半个小时收听,于是中午放学便飞奔回家,到家首先把收音机打开,然后再打开煤气热饭,再换衣服。。。而在两个假期,则可以很奢侈的在前一天晚上收听首播,然后第二天中午再收听重播一次。单田芳的评书给童年带来的无尽的欢乐,所以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就好像回到了那个年代。

本来老家不是那座城市,8岁以前的童年都是在农村长大的,可惜小时候不记事,所以有记忆的生活大部分从这座城市开始。曾经搬过两次家,住过三个地方,而第三个是我上大学之后正式搬去的,所以在梦里经常熟悉的场景还是前两个家,尤其第一个。那是一个很破的老楼,不知道岁月多久,虽然那时还有伪满时期建的更老的楼,但是那个楼至少是经历过十年文革的洗礼,楼外面好像还残留着那些标语。在做居民楼之前那是职工宿舍,所以改成居民楼也很简单,就是将一个房间格成了卧室、厨房和厕所,简单的不得了。

虽然从农村一下到城市幼小的心理还有些怯生感,但很快也适应了这一切,虽然家很小,但是一家人在一起总会感觉到温暖。最深刻的镜头那是,东北寒冷的冬天,天黑的很早,放学回家时已经又冷又黑,走到楼下时,会习惯性的往家里的窗户望上一眼,如果那里亮着灯光,内心会充起无限的温暖,快步跑回家。如果,那里没有灯光,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童年的生活虽然单调,但也记忆深刻。院里的那些小伙伴不知道在哪里?童年的那些游戏,虽然简单但令人难忘、捉迷藏、砸砖头、跳格子。。。那里的人以及那里的场景经常出现在梦里,很多次。可能现在那里早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不知道当我下次回家再次站到那里时还会不会找到以往生活的影子?

人是不是上了年纪,就开始回顾以往的点点滴滴,这是成熟了还是老了?不管怎样,生活的各种经历丰富了我们的人生。每次闲下来,或梦里去回忆一下经历的过去,也会让内心找到曾经的那种感觉,或欢乐、或忧伤、或温暖、或寒凉、这就是每个人不一样的人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