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Lgroup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喜欢回忆,儿时及读书时的点点滴滴,时常觉得弥足珍贵。为什么喜欢回忆,或是由于现实的残酷和无聊,或是因为过去的美妙和温馨,有时真分不清楚原因。

活在过去,或可无视当下的困境与无奈,凭籍回忆去疗伤,去蒙蔽自己的眼睛。当然,活在过去也要有条件,一是要活着,二是要记住。记得看港剧的时候,提到利玛窦的《记忆宫殿》,通过搭建“记忆宫殿”来记忆知识,来回忆过去,极其复杂,又神秘不已。看来记忆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我们逐年衰老,儿时的童谣、旧时的风情、过往的种种,我们是否还能记得住?所以,活在过去看起来是一件挺简单的事,其实也不然。

活在当下,应该是人最痛苦的状态,没有记忆这剂良药的治疗,也没有未来的憧憬,只能单纯地纠缠在无尽的挣扎之中。不过,这也许是我们大多数人的活法,迷茫之际,忙碌无余,可能真的无法顾及过去、无法想象未来,只能埋头走路,缺不知路向何方。

活在未来,是最积极、最乐观的生活态度,也许大多数人都向往,都可以用不确定的、美好的未来来引导自己。相伴而来的,可能更多的是失望和绝望,当梦想照进现实,当筋疲力尽,所有的一切是否都值得?

活在过去,基于确定的记忆,是老实人的活法;活在当下,迷茫于眼前的世俗,是糊涂人的活法;活在未来,基于不确定的希望,是年轻人的活法。

三十而立,已近不惑,却仍有这么多的疑问,愧,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