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微博里看到一篇长微博《毕飞宇关于<红楼梦>答新京报记者柏琳问》,提及的两点让我深有感触:

  • 什么是西方?人与人的契约;什么是中国?人与人的宗亲。
  • 中国文化是“情”大于“法”的文化。

renqing

最近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让小廖也切实感觉到了这一点,也觉得很无奈。

小廖所在的部门,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融资服务。前段时间遇到一类业务,通过资管通道去认购信托产品,进而为客户提供服务。按照惯例,小廖组织几个部门讨论,并提交了签报请各部门、公司领导审批;等到了合规老大那里,提出要提交公司专门会议讨论。那么小廖又去和各个部门沟通,组织了专题会,结果在会上,合规老大发言:

  • 这类业务处于合规边界,拿到会上讨论,倒逼公司领导和合规部门发表意见不合理,不应该上会讨论;
  • 这类业务属于***,变相扩大经营范围;
  • 这类业务,前期被监管机构处罚过。

经过*!@##$的讨论,小廖和部门老大灰溜溜的回来,只好把这类业务暂放一遍。

谁知这次专题会之后,公司另一个部门提出了相同的需求,而且风险比小廖提出的业务更大,但合规老大居然亲自牵头召开会议,允许开展此类业务,顿时让小廖大跌眼镜,实在想不通。

后来仔细比较,两类业务在形式、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异,那问题就在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与态度了。小廖所在部门的老大,自地方营业部来,“一切向钱看,一切向领导看”,工作几年得罪了不少领导,当然也包括这个合规老大。原来在这样一个所谓的公司里,一个人的态度、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可以影响到一件事情能不能做。

在涉及利益的工作中,人情极难避免,而人情之后的“契约精神”又视为败絮,所以要在我们国家建立起信用体系实在是太难了。